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足球客户官方网 >诡异怪谈之孤品

诡异怪谈之孤品

  壹

  夜风,像一个居心叵测的刺客,带着杀气潜入寝室。白色的蚊帐在其淫威下瑟瑟发抖,任之长驱直入。

  体温骤然下降,李小印猛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对面竟赫然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人形!

  李小印几乎惊叫起来,随后便失笑,那是她新买的外套。因为怕折叠出皱印,她便把它挂在了帐内。

  不愧是出口货,板型实在太好了,肩膀腰身,几乎是完美的,像一位公主优雅而高贵的剪影。

  李小印忍不住伸出手,珍惜地轻轻抚摸着大衣,她的指尖忽然刺痛起来,李小印颤抖了一下,打开了手电,她发现自己的食指正在冒出血珠,像一粒鲜红的眼,正与她对视着。

  祸源是胸前那颗扣子,新买的衣服扣子有些不稳,这是唯一的一处瑕疵。临睡前她用针线固定了一下,针忘记取下来了。

  李小印紧张地看着大衣。担心被血迹弄污了,不过她的担心纯属多余。大衣本身便是红色的。

  嘻嘻。

  似乎有人笑了一声,似嘲笑,又似冷笑。

  李小印一把拉开蚊帐。然而外面一片漆黑,现在是半夜,室友们都已陷入熟睡状态。

  倒是窗外的风在墙巷之间发出类似狞笑的声音。

  冷意逼得李小印缩回头。不过她没有立刻钻回温暖的被窝,她把脸贴在新衣上蹭了蹭,嘴角露出微笑——这对她来说,真的不仅仅是一件外套。

  它更是她的自信。

  贰

  在大学里,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默默无闻。

  青春的本性便是张扬,不被注目的青春是遗憾的。如果没有出众的容貌,那么最好有出类拔萃的才华,或者特立独行的个性。

  可惜的是,李小印不具备其中任何一样。

  虽然她有着明媚的双眼和挺翘的鼻子,但是却没人夸她漂亮,生活质量的提升优化了整整一代人的基因,在这个校园里随处可见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的美人,而这个时代除了美貌之外。还需要精通包装之道,昂贵的化妆品加上漂亮得体的服装,可以让美丽指数成倍数增长,于是缺乏这些的李小印们自然便沦落成了作为陪衬的路人甲。

  人以群分,美丽的人总是更容易收获美丽的爱情。

  比如曾若璇,全校学生公认的校花,有着做人的身材和窖貌,家境优越。于是她总能打扮得像个公主一样引人注目,轻易地便聚焦了全校男生倾慕的目光,其中还包括朱浩东,校足球队的明星,高大帅气,多才多艺,颇具偶像气质,绝大部分女生都愿意去暗恋的自马王子。

  郎才女貌,自然而然成为一对,成为校园里让人艳羡嫉妒的一道风景。

  李小印也是嫉妒大军中的一员,只可惜她和别人一样,在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黯然失色,始终只能远观,无法近战。

  其实单论姿色来讲,她并不输给曾若璇,可是气场上却始终差了一大截。

  曾若璇是富家千金,从小学习芭蕾,兼弹钢琴,内外兼修得自信满满。而自信往往是一个女人最好的装饰品。正是它让曾若璇看起来比一个公主还要公主。

  而李小印呢,家境普通。温和柔顺是这样人家家传的处世之道,她习惯于服从和低头,但长期处于这样姿态自然不利于自信的培养,再加上她的家境只能负担大众化的服装,那些老气横秋的黑色外套,臃肿的棉服……廉价的态度。廉价的衣服,让她的漂亮也变成了廉价品。

  李小印常常对着镜子叹气,她想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成不了曾若璇。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切竟然会因为一件衣服而改变。

  那一天,李小印给自己化了妆,她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朋友们合资送了她一套高级化妆品。她原本便有着良好的轮廓。只需略施粉黛,描描眉。再涂上一点睫毛膏,就有了一张十分漂亮的容颜,然而高档的化妆品与她的平凡衣着形成了一个鲜明而滑稽的对比,李小印看着镜子里不伦不类的自己,沮丧不已,她颓然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潜然泪下。

  这时陈莉却哼着歌走进了寝室,尴尬的李小印慌忙对着小镜子擦去眼泪——幸好化妆品的质量不错,没有让她变成一个大花猫,她可不想被人追问原因——尤其是陈莉,这丫头可是出了名的八卦嘴。

  “呀!”陈莉却已经指着李小印的脸叫了起来,“你……”

  李小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脸,陈莉却拉着她站了起来。

  “就是应该这样嘛!”陈莉大声地说道,“女孩子就是应该打扮打扮,这样多漂亮!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陈莉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打了个响指:“衣服!你这衣服该换换了!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懂不懂?”

  废话!李小印暗暗想,如果有钱买好衣服,便不用你在这里聒噪了。

  陈莉在李小印面前转了个圈:“你看我这件外套怎么样?”李小印这才发现陈莉穿了一件

  崭新的宝蓝色呢子大衣,它恰到好处地包裹着陈莉的身体,使她越发显得腰身瘦长,气质优雅。知道对方是在炫耀,李小印只好赞叹:“真好看。”

  陈莉心情更好了:“你猜猜多少钱?”

  “五百?”李小印想了想,说出一个她觉得适合的价格。陈莉笑着摇头。

  “八百?”李小印又猜。

  陈莉继续摇头。“一千?”李小印放弃了,“猜不到了!”

  “如果在商场里,肯定得卖一千多。”陈莉压低声音,“不过我呢,才花了一百!”

  李小印睁大眼睛。张大嘴:“不可能!”

  陈莉看了看周围,确认寝室里只有她和李小印之后。她关上门。

  “告诉你吧!”陈莉压低声音说道,“这是在淘宝上淘来的,我在淘宝上找到一家外贸店,专卖外贸尾单。衣服超级好看,价格呢特便宜!好多都是一折两折的价。我这件就是一折价买下来的,而且还是孤品呢!”

  “孤品?”李小印愣了愣,“什么是孤品?”

  “孤品的意思就是只此一件,不会有重复的,至少在国内不会有啦!”陈莉兴奋地解释着,“你知道国外有些大牌服装是在国内加工的,中国人工便宜嘛!因为这些大牌公司对品质要求特别高,所以偶尔有那么一两件由于品质问题被拒收,比如有条线缝有一点点歪啦,有点线头啦,其实在我们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啦,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瞧瞧我这件,你能看出它有什么问题?其实这种次品是应该被销毁的,但是厂家舍不得,所以就偷偷拿到网上来卖,用很便宜的价格出手,赚一点是一点。因为这些服装都是名设计师的作品,很多都不在中国内地出售,而且一种款式就那么一两件,所以在国内几乎都不会有重样的,就被称之为孤品了,现在你懂了?”

  “哇!”李小印轻叹。“独一无二呢!”

  “就是!这才有范儿呢!”陈莉得意地笑着,“来,我把网址告诉你,你也买一件去。”

  两个女孩立刻打开电脑上网。在陈莉的指导下,李小印很快便进入了那家名为“玛丽女皇”的淘宝网店。

  正如陈莉所说,店里的衣服价格低得惊人,而且图片上的款式质地看上去都十分不错。其中有一件外套尤其让李小印心动。

  那是一件大红色的羊绒长款大衣,荷叶形的大翻领,胸前一粒水钻单扣,看上去十分高贵大方。李小印想象着自己穿上这件大衣的样子,不由得出神了。

  “买了吧!羊绒呢!简直离谱了!才99元!”陈莉一面赞叹一面鼓动着:“太漂亮了!太划算了!唉!上次我买的时候都没看见,要我看见了一准就买这件了!”

  衣服旁边的小括号里写着“一件”,这两个字意味着这是一件孤品,此外也是在提醒着买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一百元不是什么大数目,李小印没有再犹豫,立刻点击了购买键,三天之后,让她盼得望眼欲穿的孤品大衣终于送到了。

  李小印拆开包装,迫不及待地将大衣穿在自己的身上。站到了镜子前面。

  大衣的尺码正好合适。或者说,它简直就像是为李小印量身定做的一般,大翻领最适合脸蛋微有些圆润的女孩。荷叶形又能让大衣风格立,刻活泼起来,胸前的单扣设计不但让整体显瘦。至此撒开衣摆更提升了腰线。使李小印的双腿显得越发修长。

  李小印的眼里闪耀着惊喜,她从没有看见过这样美丽的自己,这件红大衣仿佛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它不但突出了她本身就具有的美丽,而且还增加她所不具有的美丽——是的,那是自信,李小印挺直了脊背,神采奕奕——即便是灰姑娘,如果她没有仙女送给她的美丽衣服和漂亮的水晶鞋,只怕也永远不敢靠近王子。

  一个全新的李小印诞生了。

  陈莉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室友:“真是太漂亮了!判若两人啊!我才发现,原来,原来你一点都不比曾若璇逊色呢!”

  这正是李小印最想听到的话。

  叁

  李小印化着淡妆,穿着红色的新大衣走在校园的小路上,不断地有人转头打量她,目光里清一色都带着欣赏。她现在常常听到有人在小声地议论:

  “是新同学吗?真漂亮,以前怎么没见过?”

  一件衣服让李小印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男同学开始有意无意地跟她套近乎。上晚自习的时候居然有男生主动帮她占位子,而班上几个素来心高气傲的美女同学竟也对她客气起来——这一切都出乎李小印的预料,不过她喜欢这种变化。

  她微红着脸望着坐在教室左侧角落里的朱浩东,这两天,就连他也开始微笑着和她打招呼——而在此之前,他是不拿正眼瞧她的。

  不过现在,朱浩东的心神似乎有些涣散,听说他刚和曾若璇大吵了一架,两个都同样优秀,两个都同样心高气傲,吵架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学校里不再新鲜的八卦,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但有N+1个居心叵测者,便有N+1次失败,最后还是王于与公主出双入对。原因很简单,学校里只有一个王子,也只有一个公主。

  这一次。情况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因为学校里又多出了一个新的公主。

  李小印给朱浩东买了晚餐,因为她留意到他自下课之后就一直坐在体育场的看台上发呆。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看来这一次吵架的后果很严重。让他心情极差。

  “吃点东西吧,饿坏了身体,可就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李小印把饭盒递到朱浩东的面前。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而且还带着这样一种近似玩笑的成分,如果在过去,她就连说声“你好”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害怕得到一个不屑的冷笑或是引来周围人不怀好意的嘲笑。

  但是现在,她竟说得如此自然——自信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或者说,这件大衣真是有奇妙的力量。

  朱浩东没有拒绝,曾若璇的小姐脾气众人皆知,每次都是他费尽心机地去哄着捧着。他觉得很累,现在面前有这样一个并不比曾若璇逊色的女孩,又如此温柔体贴,还如此有趣。他有什么理由要拒绝呢?

万博体育app是可以用来检测运气的一个好办法,万博体育app成为了目前澳门发展最迅速最大的游戏专业门户,万博体育app成为了人气最强平台,成为了网上的真正热门最佳娱乐平台!  李小印继续和朱浩东聊天,很快,过去在她幻想中演练了一千遍的场景成为了现实,朱浩东看着她的眼神正如她的期待。

  学校里又多了另一道引人羡妒的风景线。

  肆

  罗双双看着这一切,不由恨得牙根直痒,她是曾若璇的闺蜜,事实上这一次曾若璇和朱浩东吵架。便是她设计从中挑拨的,理由很简单——她也是朱浩东的倾慕者之一。

  她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从来没有被她看在眼里的女孩,竟一下子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横刀夺爱,自己费尽心机,到头来竟是为他人做嫁衣。

  罗双双决定惩罚李小印。

  她打听到李小印最喜欢那套红色的大衣,珍惜得不得了,谁借都不肯,每晚挂在罩子里,平日里什么都节约,却在这衣服上十分舍得花钱,总是会送到附近最好的干洗店去保养清洁。

  要让一个人心痛,莫过于毁掉其最喜欢的东西。

  那件大衣再漂亮,却也不能天天都穿。

  罗双双在体育课上请了病假,回到宿舍,她用事先偷来的钥匙轻易打开了李小印的寝室门,那件红色的大衣果然挂在蚊帐里。罗双双将大衣取下,用剪刀狠狠地将大衣剪成了碎片,然后再将碎片装进垃圾袋,扔进了学校后门的垃圾站里。

  接下来。罗双双满心畅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室,躺在床上,现在,她只需要支楞起耳朵,等着好戏上场了。

  体育课结束了,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寝室。

  但是罗双双没有听到李小印的尖叫,也没有听到歇斯底里的大喊,她焦躁不安地坐起来,下了床,在忍耐了几分钟之后。她终于忍不住朝李小印的寝室走去。李小印正要出门。她冲着迎面而来的罗双双露出了友好的笑容,那是一个幸福女孩的微笑——现在她正要去和她的心上人共进晚餐。

  冷汗从罗双双的额头不断渗出——因为李小印的身上穿着的大衣——是那件红色的羊绒大衣——那件本已被她剪碎了的大衣——应该在垃圾站里躺着的大衣。

  现在它正完好无损地穿在李小印的身上。后者因此而漂亮得让人嫉妒。

  李小印没有察觉出罗双双的脸色苍白,她蝴蝶一样地飘下楼去,挽着朱浩东的手臂出了万博体育app是可以用来检测运气的一个好办法,万博体育app成为了目前澳门发展最迅速最大的游戏专业门户,万博体育app成为了人气最强平台,成为了网上的真正热门最佳娱乐平台!校门——幸福中的女人世界很小。

  罗双双在原地愣了十分钟,然后她朝学校后门狂奔。

  那个垃圾袋依然躺在最初的位置上,时间并不是过去很久,因此并没有增添更多垃圾。

  罗双双撕开垃圾袋,袋子里装满了红色碎片,罗双双纳闷地看着手里的羊绒碎片——难道,李小印有两件一模一样的大衣?

  嘻嘻。

  似乎有人笑了一声,似嘲笑,又似冷笑。

  罗双双立刻朝四周打量,周围没有一个人,晚饭时间,没有人喜欢待在垃圾站。

  她的手心忽然冰凉一片。

  罗双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她发现那鲜红的碎片竟变成了鲜红的液体,那液体正极速渗入她的皮肤!

  “啊!”罗双双尖叫起来,她不停地甩着手,试图将那些液体甩离她的掌心,但是已经太晚了,它们已经消失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

  罗双双立刻听见自己的心跳,快得如同一辆开往死亡的列车。

  咚!

  她栽倒在地上,双目圆睁。

  伍

  罗双双死了。

  死因:突发性心脏病。

  医生说,心脏病是一种隐藏很深的疾病,不经过全面检查很难发现,很多人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于是学校里的流言渐渐也就淡了虽然偶尔还有人提起罗双双临死前的表情——她像是看见了魔鬼。

  李小印倒很是难过了几天。因为她想起那天罗双双的神情是有些不对劲,她的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她为此感到内疚,心想如果她那个时候劝了罗双双去医院,也许她就不会死……

  朱浩东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那不是你的错……”

  两人现在已经渐入佳境,朱浩东觉得李小印实在是一个很合格的女友。她会撒娇,但不会动不动就使小性子,她会提建议。但绝不会选择让他下不来台的时间和方式,相比于任性骄傲的曾若璇,小鸟依人的李小印明显更适合他,他甚至开始疑惑,当初怎么会爱上曾若璇,却从来没有注意过李小印呢?

  曾若璇却一直在等着朱浩东的回心转意,她原本以为朱浩东会和过去一样,闹上一阵子情绪,最后还是会乖乖地回到她的身边俯首称臣,她有这样的自信——她从没把那些试图见缝插针的女孩当做对手。她知道只要朱浩东一比较,高下立分。他回来之后只会更珍惜自己。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显然超出了她的预期。李小印像是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妖孽,不但抢尽了她的风头,还死死地粘住了朱浩东的心,他看上去一脸的意乱情迷,压根就没有要回头的征兆。每次一看见那两个人甜甜蜜蜜地牵着手从她面前经过。她就觉得自己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了上百个耳光。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一定要把他夺回来!曾若璇发誓,同时也发愁,她的闺蜜罗双双突然死了,过去一直都是她在旁边出谋划策。现在少了这个智囊,她有些六神无主了,要怎样才能把心上人抢回来呢?

  曾若璇是不会去和李小印正面交锋的,她如果去和对方谈判。那不但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同时也是变相认输——赢家是不会和输家对话的,她的自尊心不允许。但是不这样又怎么办呢?曾若璇看着前方那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孩。眼神里浮出一丝狰狞。

  陆

  晚上十点。朱浩东来到学校后山的湖边。曾若璇发了一条短信给他,要求见面,作个了断。朱浩东也觉得是时候把事情说清楚了,好聚好散,做不成恋人,也不必成为仇人。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他没有告诉李小印。他希望事情能够安安静静地解决。

  湖边还没有人。

  朱浩东看了看表,估计曾若璇会迟到,过去他和她约会,她便总是迟到,想不到分手了依然是这样。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生气。因为过了今天,曾若璇便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远远的,他看见一个女孩子的身影走了过来。越走越近。

  朱浩东愣住了,因为来人不是曾若璇,而是李小印。

  她穿着她的红大衣,同样纳闷地看着朱浩东:“你怎么会在这儿?”

  朱浩东张口结舌——他意识到自己中了一个圈套。

  “是我约他来的。”一个声音从树后响起,曾若璇走了出来。朱浩东和李小印都睁大了眼睛,因为曾若璇的身上也穿着一件红大衣。而且款式和李小印身上的一模一样!

  朱浩东的面前,似乎站着两个李小印。

  虽说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但是曾若璇却显然精心装扮过。她梳着精致的公主头,戴着精致的珍珠发箍和珍珠耳环,化着精致的妆容,她的精致一直包装到了鞋子,不,或者说她的精致一直进入了她的骨子里,此刻的曾若璇宛如一个货真价实的公主,傲然地看着对面的李小印——而可怜的李小印除了大衣之外,其余无不露出寒酸,就像一个廉价的仿制品。

  曾若璇这几天一直在观察李小印,她看见穿着红大衣的李小印和没有穿红大衣的李小印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神态——她已经看出李小印对于衣着的过度依赖,她知道要击退一个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击垮她的自信心,而且要让她败在她最自信的状态上。

  她专门找人定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红大衣。

  李小印脸色惨白地看着对面的曾若璇,对方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让她相形见绌,红大衣所带给她的自信心一下子全盘崩塌,她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

  “朱浩东,你觉得我们两个人。谁穿这套衣服比较漂亮?”曾若璇微笑着问。

  “无聊!”朱浩东拉起李小印便往回走,“拜托你不要这么无聊!”

  曾若璇继续微笑:“我是认真的,我们俩谁更漂亮,你就选谁嘛!”

  朱浩东把嘴贴近李小印的耳边:“我们走。别理她。”

  “那你觉得谁穿着这件衣服比较漂亮?”李小印抬起头看着朱浩东的眼睛,朱浩东没想到李小印也会问出同样一个问题,他又好气又好笑:“别闹了!”

  李小印将这句话视为对问题的逃避,从而也是对问题的另一种回答方式,她挣脱朱浩东的手,捂着脸跑开了。

  朱浩东愣了愣,连忙追了上去。

  走在后面的曾若璇没有感到失望——事实上这正是她期望看到的,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击中了李小印的致命弱点,自卑是一条毒蛇,它会一点一点地让对手被自己的毒液所腐蚀,她可以肯定李小印的心里已经起了微妙的变化——这次失败之后。不管李小印在别人面前如何优秀,但是在她面前将永远是一个失败者,而朱浩东一定会看出这一点。

  曾若璇太了解朱浩东这样的男生。他不喜欢自卑的女生,他喜欢挑战,这就是为什么过去他总是会回到她身边的原因,如果他发现李小印并不是一个值得他挑战的对象,那么他迟早还会回来,即便他不回来,他和李小印也绝不会长久。

  想到这里,曾若璇心情极好地哼起了歌。

  嘻嘻。

  似乎有人笑了一声,似嘲笑,又似冷笑。

  曾若璇停下来,狐疑地看着四周,只有树影绰绰……

  柒

  警车开进了校园。普若璇的尸体被发现倒卧在学校后山湖边的树丛里,身边有一堆灰烬,经检验证明那是被烧毁了的红大衣,她穿着黑色的毛衣裙和长靴,心脏上插着一把刀,她自己的双手握在刀柄上。

  不过曾若璇应该是最没有理由自杀的人,那个晚上虽然朱浩东并没有选择曾若璇,但她却是毫无疑问的赢家,李小印输得一败涂地。胜利的人有什么理由自杀呢?

  警察调查了一阵子,由于没有找到任何支持他杀的证据,因此案子最终还是被定性为自杀。曾若璇的父母把女儿的尸体领回家,安葬了。

  朱浩东却因为曾若璇的死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只要李小印一穿着红色的大衣出现在他的面前,朱浩东就会歇斯底里地冲着她大吼:

  “不穿这件衣服你会死啊?!”

  是的,她只要穿着这件大衣出现,朱浩东就会想起那个晚上,想起死去的曾若璇,虽然还无法得知曾若璇自杀的真实原因,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朱浩东的移情别恋,曾若璇也许不会选择这条路,烧掉红大衣的行为正好证明了她有多么憎‘限横刀夺爱的李小印。

  红大衣已经成为一个噩梦般的符号。

  李小印知道,她必须放弃它了。

  她把它送进了干洗店,打算把它放到网上廉价卖出或是送人。

  没有穿红大衣的日子,李小印感觉自己从凤凰变回了麻雀,自信心荡然无存,朱浩东对她也心不在焉的,她似乎越发变得可有可无了。

  李小印在“玛丽皇后”拍下了另一件大衣,白色的,也很漂亮,过几天就会送到,她想届时也许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这一天。李小印到干洗店去取红大衣,那老板不停地夸赞这件大衣的质量和款式,李小印抚摸着平整如新的红大衣,充满了不舍之情,心想就穿最后一次吧,反正这一天她和朱浩东没有约会。

  于是李小印穿上了红大衣,在街上晃荡着,她实在很想多穿它一会儿。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李小印见时间晚了,便往回校的路上走去。

  学校位置比较偏僻,这时街道上几乎已经没什么行人了。空旷和寒冷让李小印不禁有些害怕,加快了脚步。

  “刷刷,刷刷”

  李小印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她顿时瞀惕起来,往后一看,却什么都没看见,可是当她一转过身往前走时,那脚步声就又响了起来,而且她快它便快。她慢它便慢。

  难道是有人在跟踪她?

  李小印吓坏了,她小跑起来,脚步声也开始跑。并且超过了她,挡在了她的面前。李小印几乎一头撞在对方的身上。

  “李小印,是我,很抱歉我吓着你了,你不要害怕。”

  那人竟叫出了她的名字,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

  李小印狐疑地抬起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一双海水蓝的眼睛。

  竟然是她的英语老师彼得!

  “李小印。别害怕,我,没有恶意。”彼得继续说道。

  “你,你干吗跟着我?”虽然这样问着。但李小印已经松了口气,彼得是一个温和的美国人,平时为人挺不错。

  “我们谈谈行吗?”彼得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咖啡屋,温暖的灯光让李小印有了更多的安全感,于是她点点头。

  捌

  “我跟着你。是因为你穿的这件衣服。”彼得开门见山地说:“它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李小印睁大眼睛。

  “她叫玛丽,是我的大学同学。”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李小印发现彼得的眼神有了微妙的变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是您以前的女朋友吗,”李小印微红着脸问。

  彼得没有否认,他点点头:“是我的初恋情人。”

  “她也喜欢穿红大衣?”李小印明白了,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像这样的?”

  “简直是一模一样。”彼得神色复杂地看着李小印身上的大衣:“你介不介意让我仔细看看它吧?”

  这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请求,再加上咖啡厅里有暖气,于是李小印爽快地脱下了红色大衣。递了过去。

  彼得接过大衣,李小印发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估计是因为心情太激动了。这让李小印忍不住猜测他和这个玛丽一定曾经十分相爱,彼得如今四十岁上下,他和玛丽的故事应该发生在二十年前吧?

  现在的彼得已经有了一个中国妻子,当初大家都很惊讶,不知道为什么长相英俊的彼得竟然娶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当时大家都觉得大概外国人的审美观可能和国人不同的缘故。

  “她美吗?”李小印好奇地问。

  “她有一双很美丽的蓝眼睛,”彼得一面回答一面仔细地看着大衣的里子,“就像没有风的大海一样。”

  “你爱她吗?”李小印又问。这句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来不会问这样隐私且大胆的问题。

  彼得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是的,那时候我很爱她。我们打算一毕业就结婚。”

  “那为什么后来你没有做到?”李小印继续问,她用的是质问的口气——这让李小印打了个寒战,因为这问题她竟是用英语问出的。而且完全不是她自己的语气,倒像是有谁借了她的嘴说出这句话。

  “玛丽,”彼得睁大了眼睛。像看着鬼魅一样看着李小印,“玛丽?”

  “不,我不是玛丽!”李小印急切地申辩着,她忽然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如果她不这样否定,她就会真的变成玛丽。

  “哦!”彼得*般地吐出一口气。他的眼神也恢复了正常,“是的,你不是玛丽……”

  “她死了,她喜欢出海。那一天,她驾了一艘小船出海,然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她回来,那一天,那片海域有大风暴……”彼得梦呓般地喃喃着,一面抚摸着放在他膝盖上的红大衣。忽然,他的表情一僵。李小印看见他的蓝眼睛几乎瞪出来,直直地看着大衣下摆的右侧角处,喉头不断起伏着,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李小印瞟了一眼那个位置,发现那里有两个小小的红色刺绣字母:MQ。因为大衣的里衬也是红色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被发现。她以前就从未注意过这点。

  这时彼得捂住胸口喘息起来。

  “怎么了?”李小印站了起来,扶住彼得。他虚弱地把手伸向自己的外衣口袋:“药,药!”

  李小印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瓶药,放到彼得手里,他抖出一粒,放进嘴里,用水咽下,一分钟之后,彼得恢复了正常,他向李小印道了谢,然后把大衣还给李小印,李小印把大衣重新穿上了。

  “谢谢,谢谢你,让我好像又看到了玛丽。”他说,同时看着李小印。“知道吗?你很像玛丽,不是长得像,而是你们的神情,真的,像极了,她也是个腼腆的姑娘,很内向,总是会脸红……”

  李小印想,他一定还爱着那个玛丽。这就是为什么他会远渡重洋来到中国的原因。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娶了一个并不漂亮的中国妻子的原因,他试图忘记她,可是他的潜意识不允许他忘记。

  李小印扶着彼得走出了咖啡馆。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彼得有些难为情地说:“你能把这件大衣卖给我吗?我知道这很不礼貌。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保留这件衣服作为纪念品,我可以出高价买的。”

  李小印愣了愣,不过她本来也打算卖掉红大衣,如果这件大衣对彼得意义重大的话,为什么不卖给他呢?

  “不用出高价。”李小印老老实实地说:“我只花了一百元买的。而且穿了这么久了……”

  彼得见李小印肯卖,高兴得两眼放光,连忙说:“我出两百元!谢谢!谢谢!”说着便拿出钱包来付款。

  李小印正准备脱下大衣,却忽然感到一阵刺痛,像是无数密密麻麻的针扎在了她的身上。她痉挛了一下,心跳忽然加速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像一辆正在加速的列车,李小印似乎看见了地狱正在朝她狞笑。接下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心跳又开始减慢,渐渐恢复了正常。

  李小印深吸了一口气,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漫长得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但当她睁开眼看时。却骇然地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湖边!

  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了?!这可是她发誓永远不会再来的地方!

  李小印低下头,发现彼得竟满头是血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她连忙蹲下来扶起彼得,彼得睁开眼,一见是李小印。便一把把她推开了。

  “玛丽!玛丽!不要过来!”他惊恐地大叫。

  “我不是玛丽,我是李小印!”李小印连忙申辩,看起来彼得已经受了极大的刺激,“彼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彼得没有回答,他爬起来便跑,但是没跑两步便跌倒在了地上。他惊骇地捂住了头:“对不起。玛丽!对不起,玛丽!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你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李小印呆住了。

  彼得杀了玛丽?!

  现在想逃跑的人换成了李小印,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朝彼得走过去。

  彼得哭了起来:“玛丽,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当年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我爱你,我只是不能让你再错下去……”

  李小印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痛了起来,她跌坐在地上,意识越来越模糊……

  玖

  李小印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艘小船里,小船正在大海的中央。船里还坐着一对年轻的外国人。男的模样看上去像是年轻了二十岁的彼得,女的是金头发,有一双很美丽的蓝眼睛,只是她的左手手臂似乎有些畸形,像是带着残疾。

  “彼得?”李小印忍不住问道,她又看看那女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难道她是……

  “玛丽!”年轻的彼得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杀死Rose?她是我们的朋友啊!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我爱的人不是Rose。是你!在我的眼里她没有你美,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我爱的不是一个人的躯壳。我要找的是一个灵魂伴侣,我以为我找到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变成一个魔鬼?”

  彼得和玛丽?!

  李小印困惑了,自己是在做梦吗?

  “不!”李小印听见玛丽说,“Rose说你爱的人是她。不是我!你对我只有同情,你迟早会离开我的j是的,她那么完美,你不可能爱我的。”

  “她这么说吗?”彼得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你宁可相信一个嫉妒的女人也不相信一个爱你的男人吗?你对我们的爱情就这么没有信心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不起,彼得!对不起!”玛丽大哭起来。

  “去自首吧!”彼得用手抚摸着玛丽的面庞,“肉体的罪恶在尘世得到了惩罚。灵魂就不会堕入地狱。”

  “不!”玛丽激动起来,“我不能去监狱!你看看我,看看我的手,我能在监狱那种地方活下去吗?我已经受够了!我不能去监狱!我不能去监狱!”

  玛丽忽然扑向彼得,满脸狰狞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我知道你在骗我!你是想摆脱我!你根本不爱我!”

  “不!玛丽!”彼得一面挣扎一面大叫,“求你不要变成魔鬼!”

  彼得一脚踹开了玛丽。玛丽跌下了大海。彼得一面咳嗽着,一面看着玛丽在海水中挣扎,玛丽向他伸出手:

  “救我!救我!”

  彼得却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他抱住了自己的头,捂住了耳朵。

  玛丽沉下去了……

  拾

  李小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终于明白过来,那不是梦境,而是玛丽的回忆。

  她现在又回到了湖边,彼得正在她的脚边哭泣。

  “玛丽,对不起,原谅我!我只是不想看见你变成魔鬼!”

  “可是你自己却成了魔鬼!”李小印听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声音从自己的啃里冒出来。“来吧,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不!”彼得忽然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把瑞士军刀,他把李小印扑倒在了地上,“你自己去吧!”

  “对,就是这样,来吧!”李小印骇然地听见自己说,“杀了这个女孩子,你去监狱,我下地狱!等你的肉体承受了惩罚,你的灵魂会上天堂的!哈哈哈!”

  彼得的刀落在了地上,他跳了起来,朝湖里跑去。

  “我们地狱见吧!玛丽!”

  彼得消失在了湖水里。

  李小印看见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去。

  拾壹

  警察从湖里打捞起了彼得的尸体,种种迹象表明,他死于自杀。

  李小印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人知道她在那个夜晚去过湖边,更没有人知道她所看见的一切。她决定让一切都随着彼得的死亡而成为秘密。

  学生们都很惋惜,因为彼得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英语老师。

  李小印脱下了红大衣,这一次它没有表示反对,李小印没有再感觉到任何异样,她想玛丽大概已经离开了,现在她可以扔掉它了。

  这时候陈莉忽然脸色铁青地冲进了寝室,她扑向自己的床铺,将她的蓝色大衣一把扔在地上。脸上带着嫌恶的表情。

  “夭哪!你知道吗?那家玛丽皇后的网店刚被举报了!原来他们卖的根本不是什么外贸尾单,他们卖的是洋垃圾!太可怕了!说是从国外垃圾场里偷运来的。听说还有好多衣服是从……是从那些没人认领的尸体身上扒下来的,那些小贩有专门的处理方法,可以让这些衣服看起来像新的一样。可是,天哪!太恶心了!我居然还穿了这么久!怪不得这么便宜。怪不得是孤品呢,因为他们很难从垃圾里选出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啊!”

  火光之中,红色大衣正化为灰烬。

  陈莉和李小印远远地看着被她们烧掉的衣服。

  “以后我再也不在网上买便宜货了。”陈莉一面说一面转过头看着李小印,她皱起了眉头。“小印。你戴了美瞳吗?”

  拾贰

  李小印走进眼科诊室。大夫狐疑地看着她的东方面孔和她那双蓝色的眼睛。

  它们就像是无风的海洋一般蔚蓝。

  “帮帮我。”李小印指着自己的眼睛说:“这真的不是美瞳。”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大夫困惑地睁大了眼睛:“视力。眼底,虹膜,都正常啊!你是说,突然之间眼睛的颜色就改变了吗?”

  李小印点点头:“是的。”

  “在国外,倒是有很多白种人的眼睛颜色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改变的例子,比如小时候是蓝色,长大后是棕色,这跟色素分泌有关,但是一般来讲,都是慢慢变化的,不会突然变化,东方人的眼睛颜色也会改变,但是一般都是从黑色变成棕色,但是从黑色变成蓝色,我还是头一次遇到。”

  李小印离开了诊室,她已经去过很多家医院。但是没有人可以给她满意的解释。

  “奇怪了。”给李小印做检查的大夫纳闷地嘟哝着,“怎么会有这种事?”

  “孤品吧?”他的同事说道。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